王安中《湖南日报》:揭示其内在逻辑错误 突破西方话语霸权
发布:2020-03-14  编审:理论探索  浏览量:  

近代以来,西方世界凭借其经济军事以及文化上的优势,通过对其他话语体系的打压和排挤,逐渐在世界范围内建构起以他们为主的话语霸权,导致了我们在世界上传播自己的声音时,一定程度上处于有理说不清、说了传不开的不利境地。然而,西方世界奉之为圭臬的这套话语体系,其内在的逻辑体系并不客观、公正和严谨,对其进行深入解构和分析,我们可以发现这套话语体系无论是标准体系、叙事方式还是价值取向均有难以弥补的缺陷。本文将从三个方面揭示西方话语体系存在的内在逻辑错误,以打破其话语霸权。

01

西方话语体系的标准体系是排他性的

西方社会为了建构其话语霸权,极其热衷于建立标准体系,但他们所设置的评判参数是根据西方经济社会自身发展的内部元素而确立的,并不考虑世界上其他地区的实际情况。在什么是古代文明这一问题上,设置的那些参考要素和衡量权重就很值得怀疑。西方有人将城市、文字和复杂的礼仪、建筑作为人类古文明的衡量尺度,另一些人则将文字、金属冶炼术、城市国家(城邦)、宗教礼仪当作评判标准,得出了所谓的“四大文明发源地”的结论,提出中国仅有三千年文明史,是四大文明古国年代最短的国度。事实上,关于什么是文明古国,文明时代长短的计算,国际上并没有那么权威和确切的标准。毕竟文明并不等同于物质生产力,难以量化和衡量。近期浙江良渚的考古发现表明,尽管这里没有青铜冶炼术,但是有明确的社会分层和分工,尤其是良渚古城和水坝在内的一系列新发现,更是表明这种社会形态拥有强大的社会动员、组织并进行复杂建造的能力,这些都能够充分说明良渚是比较成熟的文明体系,具备了早期的国家形态,不能够仅仅因为其缺乏某个具体指标就对其视而不见。 UWA

02

西方话语体系的叙事方式是单向性的

西方话语体系建立的叙事方式是以西方标准进行的单向对标,这种叙事方式暗含着将其自身认定为天然合理的参照物,强行要求其他话语体系向其看齐的错误逻辑。该比照方式暗藏的潜台词就是西方就是世界的中心,西方的文明程度最为先进,世界其他地区的文明必须参照西方进行比对。其逻辑错误在于简单地将物质生产力等同于文明,将社会生产力发展程度视为文明先进与否的唯一标准,实际上忽视了文明的复杂性、多样性,而将其简单化。试想,即便在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之初,英国法律的水准还未必有古代巴比伦法典的水平高;在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方面,在人与人关系的协调方面,当今西方社会倡导的某些理念未必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所倡导的那样先进。因此以西方为中心和先进与否进行单向对标的叙事逻辑有着很大缺陷,是不可取的。人类历史发展的经验表明,无论是哪种文明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正是不同文明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才形成了今天多姿多彩的世界,文明的碰撞与交融才是人类进步发展的真正动力。 本文来自如斯

03

西方话语体系的价值取向是功利性的

在西方主流话语体系的价值取向当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动物生存法则被广泛应用到社会领域当中,社会达尔文主义大行其道,导致文明冲突论、历史终结论等谬论甚嚣尘上,实质上这不过是功利主义思维方式的体现,是将人类当作只有物质需求和利益冲突的族群。正因为如此,基于功利取向理念的西方国际关系理论在应对人类社会面临的气候变暖、环境污染、重大疫情、难民危机、恐怖主义、网络病毒攻击等非传统领域安全问题时一筹莫展、束手无策。只有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以人类命运发展为价值引领,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将共建、共享、共治作为解决人类社会冲突和分歧的主要手段,充满着人文关怀,才有望从根本上肃清西方话语霸权的流毒。

(作者系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copyright UWA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