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中贤:以新发展理念引领县域城镇化
发布:2016-06-08  编审:理论探索  浏览量:  

导读

关于县域发展与治理,习近平总书记曾深刻指出,县一级承上启下,要素完整,功能齐备,在我们党执政兴国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在国家治理中居于重要地位,是发展经济、保障民生、维护稳定、促进国家长治久安的重要基础。

而就我省来说,县域经济目前仍是发展“短板”。为在“十三五”期间做大做强县域经济,省委省政府推出了一系列对策举措。如何将这些对策举措落细落小落实,以开拓创新精神大力推动全省县域发展迈上新台阶?本报特约专家学者“支招”。

童中贤

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日前召开的省委城市工作会议指出,湖南开始进入城镇化加速发展的中后期阶段,城镇化和城市工作呈现出速度换挡、发展转型、矛盾凸显等新趋势新特征。

到2015年,我省城镇化率已超过50%,但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加上发展不平衡问题比较突出,县域地区特别是远离中心城市的县域地区,以新理念引领县域城镇化发展仍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 内容来自 uwa

1、将县域作为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点

新型城镇化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我国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的重要承载体。县乃国之基,县域城镇化质量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我国现代化发展、城乡一体化发展水平。

县域城镇化是我国新型城镇化的内在要求。作为国家城镇化进程中的重要层次和城镇体系的重要节点,县域城镇化直接影响到我国城镇化的总体进程。湖南与全国一样,县域地区受资源禀赋、区位条件、政策偏好、资金投入等约束,发展一直较为滞后,与城市地区差距逐步拉大。为县域提供平等的发展机会,引导县域人口优化、合理聚集,提升县城发展能力,构建公平和谐的城镇化格局、改善县域城镇化发展质量是亟待解决的问题,也是我国特色城镇化道路的内在要求。

县域城镇化是深化供给侧改革的现实需要。推进新型城镇化,县域需求端最多,为供给侧结构改革提供了广阔天地。推进县域新型城镇化可以推动县域经济产业结构、就业结构和所有制结构调整,加快县域经济产业转型升级。城镇化是实现县域农业现代化的加速器,可使农民向第二、三产业转移,促进农村土地集中耕种,从而提高土地的规模经营和集约化程度,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产出效率。城镇化还可为县域工业的发展提供集聚经济效益,加快县域第三产业发展。 UWA

县域城镇化是促进社会文明进步的理性选择。作为人类文明进步的产物,新型城镇化既能提高生产活动效率,又能全面提升人民生活质量。随着县域城镇特别是县城的发展,县域地区人民物质生活会更加殷实充裕、精神生活会更加丰富多彩。这也有利于逐步破除城乡二元体制、化解城市内部二元结构矛盾,有利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消除社会风险隐患,促进全体人民共享现代文明成果。

2、充分挖掘县域新型城镇化的潜力

相较大中城市,大多数县域城镇化水平不高,提升空间更大,发展成本更低,发展效益较大。在加快推进中心城市发展的同时,应充分挖掘县域城镇化的发展潜力。

县域城镇化发展空间更大。目前,我省城镇化率约为50.89%,其中设区市城镇化2012年就已达到78.87%,而同期建制县城镇化率仅34.77%。到2015年,全省71个建制县只有3个县略高于全省平均水平,还有17个县城镇化率低于30%,最低的县城镇化率仅23.94%,加上农村劳动力进大中城市的阻力、稳定留下来的难度不断加大,推进县域新型城镇化、大幅提升县域城镇化率正当其时。 asthis.net

县域城镇的融入成本更低。全国一线城市房价上升趋势未减,二线城市房价正在跟进,这对农民群众来说可谓压力山大。基本保持在2000-3000元/平方米的县城房价,对于农民转化为城镇居民显然阻力更小。如果组建住房合作社,让住户在城镇统一规划条件下自己建房,价格会更容易为老百姓接受。此外,相较大中城市而言,县域内城镇与乡村发展差距相对较小,联系更加紧密,乡情更加浓厚,也具有更直接带动农村发展的意义。

县域城镇经济对接性更好。目前,尽管许多县城人口已达到小城市人口规模水平,也还只是放大了的集镇,城镇户籍捆绑的社会福利相对较少,县域内农民转市民能较好对接。我国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倍差虽在缩小,但绝对数仍在扩大,2015年达到19773元。以我省某县为例:2015年城镇居民收入19636元,农民人均收入为7129元,绝对数只相差12507元。从这个角度看,县域内城乡差距显然较小,农民就近融入城市的基础较好。 copyright UWA

县域城镇化要素红利更丰。相较发达地区劳动力供给趋紧、工资水平不断上升的情况,县域具有相当大的劳动力价格优势。同时很多县域地区拥有丰富的矿产和土地资源优势,对于企业发展也具有极大吸引力,为县域加快新型城镇化提供了产业发展空间。在县域内谋求城乡相接,显然也不可能产生当前困扰很多沿海企业的节日农民工返乡潮、春节用工难等问题。对于农业相关产业来说,比较效益更加突出,在接纳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同时,也可有效提升县域农业现代化水平。

3、着力破解县域城镇化的难点问题

推进县域新型城镇化是一项涉及面广、政策性强的系统工程,事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和现代化推进质量。必须以发展新理念为引领,尊重城市发展规律,着力破解人口、城镇、产业等方面的突出矛盾和难点问题,推动县域城镇化进入以提升质量为主的转型发展新阶段。 copyright UWA

促进县域农业人口转移,让进城农民“落得下”“稳得住”“过得好”。要热忱接纳新市民,加快形成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积极鼓励有一定经济实力和谋生技能的农民、生态功能保护区的移民、生产生活条件恶劣的偏远地区农民有序进城转型发展,引导他们向城镇聚集。城市是广大农民工一砖一瓦垒起来的,要从根本上消除制约人口转移的户籍、土地、住房、社保、医疗、教育等体制机制障碍,提升农业转移人口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着力提升县城发展品质,推进人民满意的现代化城市建设。要以创造优良人居环境作为中心目标,努力将县域城镇建设成为留住“碧水”和“蓝天”、留住“美丽”和“记忆”的幸福家园。要坚持尊重自然、传承历史、彰显特色、方便生活,科学确定城市空间的功能定位,统筹考虑居住、商务、工业、生态、文化等功能,让居民工作、生活、就学等与居住地尽可能近、出行尽可能短,尽可能提升城市通透性和微循环能力。 asthis.net

增强县域经济竞争力,走好集约节约、可持续的城市发展道路。推进县域新型城镇化发展,要有产业支撑。由于我国城镇体系和产业布局存在结构性失衡,一些县域城镇缺乏产业支撑,成为“穷城”“空城”“脏城”。因此,要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维抓好县域经济,大力培育城市经济新的增长点,实现城镇特色产业结构优化升级;选择和培育特色支柱产业,培育市场竞争力强的优势产业、优势企业和优势产品,形成具有县域特色的现代产业体系;要通过二、三产业的发展,拓展城镇消费和就业空间,不断促进县域经济持续繁荣发展。

(来源:湖南日报,2016年6月4日;作者系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