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理论探索 »
怎样理解毛泽东早年和晚年评价曾国藩的两句话(下)

怎样理解毛泽东早年和晚年评价曾国藩的两句话(下)

       湖南省社科院   李  吉  张胜祖
    接下来侧重研究分析毛泽东晚年评价曾国藩的一句话:“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
    同样要澄清的是,毛泽东说这句话的时间,并不是《敢为天下先》一书所认定的,如同青年学子毛泽东说“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这句话的时间一样,也是1917年。实际上,毛泽东说“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这句话的时间,不是1917年,而是1969年初,时距整整52年。在这半多世纪中,且不论,由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深入传播,和近代中国一直处在变化中的社会历史条件的相互作用,而发生了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一跃,超越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社会形态,而到达社会主义新型社会,这一中国历史上最广泛、最深刻的社会变革,仅论毛泽东吧!如前所述,他在这期间,不仅由非马克思主义者一跃而成为马克思主义者,而且成功地创造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毛泽东思想科学体系,开拓了使近代中国人民革命事业由终归失败达到最后胜利的中国特色的革命和建设道路,成为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全国各族人民的最高领袖,超世纪、越国界的伟人。与此同时,特别是到了20世纪60年代末的毛泽东,必定要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评价曾国藩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已由非唯物史观进到唯物史观、由思想领域进到政治领域,并明确提出“打倒太平天国出力最多的是曾国藩”这一论断的基础上,继续坚持和实际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进一步抓住曾国藩的“政治立场和作为,自是站在历史进步反面的”这个要害问题,对曾国藩做了全面、科学、辨证的评价。代表作就是他1969年1月的一次谈话。这次谈话,特别是其中的“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这句话,既与他早年说的“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这句话有本质区别,又与“平生只服膺曾文正公”的蒋介石根本不同。所以,《敢为天下先》一书,完全不顾客观存在的历史事实,主观随意地把毛泽东晚年说的话定时在1917年,其意图十分明显:1、损害和歪曲毛泽东的形象;2、否认和抹煞毛泽东早年和晚年评价曾国藩的本质变化,否认和抹煞在评价曾国藩问题上毛泽东和蒋介石的根本不同。 本文来自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敢为天下先》一书的作者或许会说,我的书中并没有明说,“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是毛泽东在1917年说的。不错,此书中确实没有这样明说。我们认为,问题恰在没有这样明说。因为,“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明明是毛泽东在1969年1月的一次谈话中说的,怎么能明说是1917年说的呢?既然不能明说,那就只好暗说了。《敢为天下先》就是如此暗说的:毛泽东“在1917年的读书笔记中坦承:‘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还评说道:‘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这就从逻辑上认定,“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是毛泽东在1917年说的。这种随意改变历史事实的作法是很不妥当的。
     据有有关报、书的披露,特别是经过我们反复的比较和查证,确认毛泽东1969年1月谈话的基本文字是:“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近代中国人尤其湖南人,从权贵政要、志士仁人到青年学子,大多佩服曾国藩,佩服其治学为人和带兵做事。……其政治立场和作为,自是站在历史进步反面的,但他毕竟是个复杂的人,有着多种身份的人,是个很多方面都留下自己影响的人物,所谓‘道德文章冠冕一代’,是中国封建专制阶级最后一尊政治偶像。”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毛泽东这次谈话的基本文字不多,包括标点在内才不过155字。然而,内容丰富,涉及的面广、问题多,从治学为人到带兵做事,从政治立场和作为到思想道德修养等,几乎涵盖了曾国藩的一生。但是,并非面面俱到,平平淡淡,而是有起有伏,有波有浪。其中,“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是这次谈话的纲和中心,围绕这个中心,谈话主要展开为两个层次,或者说主要展开为对两个问题的提出和解答。一个层次、一个问题,曾国藩是个什么人?在毛泽东看来,“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是中国封建专制阶级最后一尊政治偶像。”曾国藩同时又“是个复杂的人,有着多种身份的人,是个很多方面都留下自己影响的人物”。另一个层次、另一个问题,怎样认识曾国藩这个人?在毛泽东的视野里,因为曾国藩是个复杂的人,有着多种身份的人,是个很多方面都留下自己影响的人物,而成为中国近代历史上有争议的人物。对曾国藩这样的历史人物,既要从他的治学为人和带兵做事上去认识,又要从他的复杂性即从他的身份的多种性、他的影响的多面性和多向性上去认识,更要从他的政治立场和作为的反历史进步性上去认识。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所以,关键是对“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和“其政治立场和作为,自是站在历史进步反面的”的理解。“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这句话,精要地揭示了曾国藩和地主阶级之间的内在联系,精准地为曾国藩定了性、定了位。在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里,“封建地主阶级,乃直接剥削农民最厉害的一个特殊阶级”;“军阀、官僚、土豪、劣绅是地主阶级的政治代表,是地主阶级中特别凶恶者”;“太平天国时领湘军者为曾国藩,而曾及将官皆成大地主。”再从毛泽东1969年1月谈话的基本文字中可知,“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中的“最厉害”,有着广泛的意义,除了前面所提到的,在经济上,包括曾国藩在内的封建地主阶级对农民的剥削“最厉害”;在政治上,曾国藩集湘军大统帅、清末大官僚、封建大地主于一身,是地主阶级中“特别凶恶者”、打倒太平天国曾国藩是地主阶级中“出力最多者”这几种主要意义之外,似乎还有曾国藩是地主阶级中能治学、能带兵、能做事、有作为、有手段、重视思想道德修养、素质多面等诸多意义。1926年6月,毛泽东在向第六届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员讲授《中国农民问题》,谈到洪秀全发动和领导的太平天国农民革命,所以被曾国藩指挥的湘军扑灭的原因之一时,明确指出,“洪秀全起兵时,反对孔教提倡天主教,不适合中国人的心理。”曾国藩抓住洪秀全的这一弱点,根据当时中国人的心理,有针对性地提倡和宣扬孔教、中国传统文化,“利用这个手段,扑灭了他。”在毛泽东的这次谈话中,曾国藩的治学为人和带兵做事不全是肯定的,也不全是否定的,而是既有肯定又有否定。对曾国藩的政治立场和行为,则全是否定的,因为“其政治立场和作为,自是站在历史进步反面的”,是毛泽东在这次谈话中明说了的。由于湘军大统帅、清末大官僚、封建大地主这3种身份及其行为,是构成曾国藩的多种身份及其行为的主要部分,因此,他的多种身份及其行为,应当否定的是主要的,可以肯定的是次要的,由此而来,并由此决定,曾国藩很多方面留下来的影响,负面是主要的,正面是次要的。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其政治立场和作为,自是站在历史进步反面的。”毛泽东的这句话,透过现象抓着了本质,集中地概括和公示了曾国藩所面临并予以处理的两大关系时所一贯持有的,完全站在历史进步反面的政治立场和两大行为,把一部分专家、学者和个别地方的党政要员千方百计回避和掩盖的曾国藩要害问题,赤赤裸裸地暴露在世人的面前。毛泽东思想科学体系告诉我们,曾国藩所面临并予以处理的两大关系是:国外帝国主义列强同中华民族的关系;封建主义即国内统治者封建地主阶级和它的最高政治代表清王朝同中国人民大众特别是中国农民大众的关系。曾国藩在处理这两大关系中的两大作为是:奉清王朝之命,残酷镇压太平天国农民革命,尤其是下令并督促枪杀成千上万的来降和被俘的太平天国农民革命军将士,保卫行将灭亡的清王朝;处理天津教案,蓄意冤杀中国无辜的教民和清廷命官,维护帝国主义在华的非法权益。毛泽东在理论上以无可辩驳的科学逻辑阐明,同时一部《曾国藩全集》又以胜过雄辩的史实证明,曾国藩一方面是清王朝的最忠实的保卫者;另一方面是太平天国农民革命的最残酷的镇压者、中国近代社会历史前进的最顽固的阻挡者。“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之“一最”,和这一最之展开的,曾国藩是地主阶级中最忠实保卫清王朝的人物、最残酷镇压太平天国农民革命的人物、最顽固阻挡中国近代社会历史前进的人物之“三最”,就是历史为曾国藩定的性、定的位,也是曾国藩用自己的反历史进步的政治立场和作为,为自己定的性、定的位。 本文来自湖南省社会科学院

最新